田蕴章:丑书是在钻创新的空子!

2018-11-01 墨客
      在谈到书法文化时,南开大学教授、书法家田蕴章强调,中国文化和中国书法血肉相连,不可分割。写字不是创作,越“作”越坏,书法练习要坚持“读书”“写字”两条腿走路,否则永远成不了书法大家。
 
“丑书”是在钻创新的空子
 
      近年来,书坛兴起“丑书风”,抛弃传统,一味求新求奇。对此,田蕴章表示,丑书现象已经不是一年两年,至少已有30多年的历史,从第二次书法复兴以来,丑书现象一直存在,惯写丑书的人常以“丑”为美,他们认为丑书有它的审美价值。
 
“丑书”是在钻创新的空子
 
      “其实多数都是欠缺传统功力”,他的话一针见血。文化大革命时期,有些人通过抄大字报对写大字产生兴趣,但未经过书法的专业训练,以致于一些不符合书法要求的不良书写习惯就留传了下来。八十年代后,他们这些人就打着创新的名义大兴“丑书”之风,这可以说是“丑书”的来源。

      另外,“丑书”还与日本所谓的“现代书法”有关,受日本书道所谓“创新书法”影响很大。田蕴章指出,书法没有古代、现代之分,所谓的“现代书法”削弱了书法的本质,国人把西方的一些糟粕引进来,却忽视了自己的传统,搞乱了我们的书法生态。
 
      “丑书是在钻创新的空子”,他举例说,有些人不写汉字,随便在宣纸上用墨泼来涂去;还有人颠倒书法与汉字的关系,写《三字经》中的“人之初性本善”,就只写“人本”“初”几个字,汉字不连在一起,念起来不成文;更有甚者不用手写,却将两个脚底沾上墨,两只脚在宣纸上踩一下,说这是新创作的“步”字。他特别强调,“书法必须要用手来写,体现手上功夫”,拿两只脚踏着鞋在纸上弄两个印痕,完全是将与古典的书法的不同混淆于创新的荒谬做法。
 
颜真卿《裴将军帖》
 
      “写字连描都不可以,何况你在这里造作”,田蕴章说,古人反对“作”字,从不将写字当作创作,写字就是写字,不能作字,越作越坏,书法被糟蹋得越来越厉害,这样下去有悖于我们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初心。